视频介绍

    

   3月2日,对于宁夏而言是个大日子、好日子,那一天从宁夏到世界——外交部省区市推介活动”由塞上江南神奇宁夏拉开序幕。由此人们把目光聚焦到10分43秒的宣传片上。短短两天网络点击量过百万次。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宁夏新闻网嘉宾访谈。宁夏有这样一个公司,他们是宁夏向外推介时的背后推手,外地人如果不了解宁夏是什么样的,基本看了他们制作的片子,都会后悔怎么早不知道塞上江南这样美。他们就是宁夏银川巨芬视觉创意有限公司,在宁夏小省区做视觉创意可是不简单的事情。

    刘纲: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宝钢大舞台宁夏周的时候,当时俞正声、韩正,还有一些国家领导人都在现场,看完后都起立鼓掌,我很我们那些伙计很激动,感觉这下成了。那是我们第一次做的片子在全国播放。

银川巨芬视觉创意有限公司(原银川巨芬数码影视广告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是一家专注于视觉设计、影视创作及包装策划的专业机构。公司成立十多年,先后与央视、宁夏、江苏、浙江、华策影视集团等合作,其中自2007年至今始终是浙江卫视媒体包装重要合作伙伴。多项电视节目收视率及知名度全国排名前三,《我爱记歌词》、《中国梦想秀》《中国好声音》系列节目包装及三维视觉创意均由银川巨芬视觉创意有限公司完成,跻身国内电视包装业界领先创意公司。

    主持人:,咱们这样一个公司怎样接到代表宁夏宣传宁夏的片子?

    刘纲:我们在2007年就开始接触高清(视频),我们以前的或伙伴,包括浙江卫视、央视,他们不如高清比较早,所以顺理成章交到我们这了

    主持人:我看《中国梦想秀》《非常6+1》片头包装都是你们做的

    刘纲:对。还有现在央视播的《惊喜连连》及浙江卫视的节目,我们服务了快10年了。

   主持人:我好奇的是,南方那样上星的卫视台,怎么就能看上咱们宁夏这样一个小公司的制作?

   刘纲:和我的从业经历有关。我在1998年就在杭州做这一行,之前这些口碑、经历、工作经验,就影响到我这些朋友一直关照我。

   主持人:关照是一方面,你的制作创意也相当好,人家看上你的。

   刘纲:怎么说呢,每次都尽力而为,因为如果不拼的话,尤其在这个地方,(宁夏)那么(偏)远,如果自己再不拼,那真是没希望了

   主持人:你说的这个拼,咱们怎样去拼的?

   刘纲:怎样去拼?就是尽力做到最好。客户人家那么信任你,不做好怎么能行?

   主持人:做好这样的片子需要些什么?

   刘纲:一个是知识储备,比如说你对于美感的认识,文化,在技术上层面能迅速掌握各种各样软件,能迅速和对方接轨,明白他们的需求。

刘纲:像对外宣传宁夏的片子,几乎就是任劳任怨,不计成本。像我们拍的航拍,宁夏摔飞机,我们摔得最多。摔了6架,一架六七万。那些辛苦好揪心的事,想想都后怕,但现在看这些片子,看看很欣慰,感觉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

   (解说)每个人都会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工作,其不同之处仅在于,各自工作中所要完成的任务及方式相异。我们每个人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有的人终其一生不过原地踏步,而有的人却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如鱼得水得心应手、有声有色。最根本的原因只是他们对自身工作的认知和对待工作的态度及处理方法不同。把工作当做一种修行,才能做出极致的产品,才能取得非凡的成就。

主持人接哪一样活,挑战最大?

刘纲:多了。之前做无锡灵山吉祥颂,270度的大环幕,比电影还要大尺寸,现在去看,现场有真人秀,周围有环幕,那是一个大挑战。我们现在有个技术VR(高科技),就是带上眼睛看虚拟现实。但是无锡这个全是真实的,你就用眼睛看,不用戴眼镜,周围还有人演出,

我们负责和演员配合的电影部分,设定一个情景,演员在走,后面背景变,那是很有挑战,不是所有的机器都能带动,为此我们上了一台最高端的惠普工作站,当时是8核64G内存,好莱坞可能也就用的这个(设备)。后来,普通pc跑不动,傻掉了,特别难磕,基本就是亏钱做。只要接了(活)就得扛下来。

   (解说)工匠精神在刘纲身上完全体现;精益求精,专注、完美。

   刘纲:浙江卫视一次跨年演唱会,12月31号,我们29号出带子,忽然间发现硬盘烧掉,修不好,公司所有的人(上班)重新做,渲染怎样办? 去外面租来50多台机器,同步渲染,一分钟就是一分钟的活,就是那样坚持下来的。

   刘纲:做《绥西抗战》,讲宁夏参加抗战的纪录片,情景再现。细节,发到网上找专家看,发现问题马上改。比如我们忽略的像马鸿逵的服装领章,专家提出后通过数字技术马上换了,根本看不出来。我们在这里找不到道具,因为刚才说了,宁夏这里非常欠缺,专家指出来,我们就通过后期替换的天衣无缝。马鸿逵喜欢穿靴子,马鸿宾喜欢穿布鞋,这些细节都要考虑到。对历史考证,稿子就一直在改一直在改,我们常常是做完一遍是错的,重来,再做一遍,错的,重来,到播出头一天晚上,这个片子的第二集还没有下线,紧张到这个程度,就像打仗一样。

  (解说)战胜自己,跟自己死磕到底,这点是所有从普通到优秀里最核心最关键的一点,它包含两层意思,一是虐心,二是坚持。

刘纲:像今年过年帮浙江卫视做《谁是大歌神》,过年期间,全国收视率第三。负责制作的小伙伴已经加班了。一个东西要改无数遍,有的从饭桌上揪回来,有一个还打点滴(也找回来),大过年从病床上揪回来。节目包装量特别大,广告条、各样小细节全是,非常麻烦的事情。做完后,他们说我这个周末能休息下吗? 我一听感觉特别歉疚。

  (解说)为什么会这样全力以赴,为什么会这样精益求精?记者从刘纲3月6日的微信里看到这样一段文字:从2010年我们拍摄制作上海世博会宁夏宣传片到《这里是银川》再到2015年米兰世博会《看见宁夏》以及这条由《看见宁夏》修改完成的《塞上江南 神奇宁夏》我的众多师长朋友们见证了我和我的小伙伴们付出了可称艰辛的努力。在这里我无意再去争辩什么。因为那样的格局太小[微笑]只要咱们为自己家乡做点有意义的事能尽所能让更多的机遇找到宁夏,再多的付出也是值得的。宁夏好、我们就好。

   主持人:2002年创办的公司,都现在14年,未来打算。

   刘纲:以前的梦想不断在矫正,这个时代变化太快。

   刘纲:这个产业发展非常快,技术也日新月异,而我们宁夏还在给学生教的课程,无非是把一些软件的帮助文件翻译过来教给学生,非常落后

   主持人:学校培养的不符合要求还是什么?

   刘纲:不符合要求。我们需要的自学能力强,第二对行业的态度要真诚,多数人太浮躁,大环境是这样,拿出能力和可行性的东西,才考虑。磨。倾向于过去师傅带徒弟,彻底沉静下来才能学到东西。

   刘纲:我们把身段放低了,投入到一个产业链中,比如说我们的高职院校,职业中学、职业大专,或艺校,我们从产业链的全程考虑培育人,从最基本的开始。比如先做场工,场工做一做,在美术方面有想法,可以做美工助理,对摄影有兴趣可以做灯光助理,就是我们先不要急着培育摄影师,这个太难了,有些人终其一生,也未必能成为摄影师或怎样的大家。

  (解说)对于宁夏旅游文化的发展,刘纲的思考非常具有前瞻性和可行性。

   刘纲:我经常说张贤亮先生完成的是第一部,影城的1.0版,引来无数游人,因为他个人的影响力。如果再往下走,就有点难了。如果从传统外景地有个提升,结合产业链。举个例子,北京的一个摄制组来, 在影视城或方圆五十公里,既能把外景取了,又能在一个比北京丝毫不弱的影棚里,把所有的一块拍了,对他来说,成本节省。

   主持人:你这样的想法很好,但我估计做不到。

   刘纲:可以去想,未必做不到看看他们怎样拍片子难道不能成为旅游的一部分吗

   刘纲:从旅游角度来看,投入几千万是值得的,给政府旅游提了好建议,把毕业生的就业解决了,还培养了产业工人,真是一个产业链。通过人脉请冯小刚来宁夏拍片子,入股这些东西我们都有,他成本减少,当然高兴,这些孩子(学生)哪怕做个场工,扛扛拍拍,也很高兴,还有群演。游客,所以说西部影视城1.0版能否进化到2.0版,是值得琢磨的事。你这公开提出过吗? 没有,那这是第一次公开提出这样的创意。

    主持人:你就是走在时代前沿的

    刘纲:所以特别可怕。这个行业还是踏踏实实去做,往远看的那么多,还不如低头继续往前做。

    主持人:感谢收看本期节目,再见。

推荐视频

我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