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介绍

  前言:前几日,有媒体报道银川患癌的姐闫丽霞想要捐献遗体,希望把有用的器官捐献给需要的人,因为一个眼角膜可以拯救一个家庭。我们还知道,公益达人李洪江两年前也已签遗体捐献协议,希望捐献器官服务于医学研究。今年我们栏目请到两位嘉宾,一位是签署了遗体捐献协议的李洪江先生,一位是宁夏医科大遗体捐献办公室主任秦毅教授,共同讨论遗体捐献的话题。

  嘉宾简介

  李洪江:49岁的李洪江是银川市体育旅游局群众体育科科长,回族,多年来一直热心公益。早在1996年,他因立功受到政府奖励500元,当时希望工程200元就能资助一个学生完成小学学业,他便用奖励资助了两人。他还从1999年开始无偿献血,直至今日依然坚持。 2005年,中华骨髓库宁夏分库成立,李洪江成为第一批志愿者,十多年来一直在等待配型成功,帮助他人。李洪江说,他就想用自己的一点力量,做力所能及的事,给社会多一些奉献。

    秦毅:宁夏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人体解剖与组织胚胎学教授,宁夏医科大学遗体捐献办公室成立于2013.4.主要为了解遗体捐献相关事宜的广大市民答疑解惑,接收和办理遗体捐献手续。

联系人:秦毅13995373539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宁夏新闻网嘉宾访谈。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是人离去后,无论是土葬、火葬、水葬还是天葬,最终是遗体有个安放的去处,灵魂才得到安息。今天在这个科学发展的时代,有很多人愿意把器官或遗体捐献出来,用于医学研究或帮助急需帮助的病人,以此造福社会,让生命也在奉献中延续。

  主持人:李老师我知道在两年前,你就已经签订的遗体捐献协议,那么你是什么时候知道遗体捐献这回事,而且觉得这是很有意义的事呢?

  李洪江:要说具体的什么时间接触或是知道的话可能是想不起来了,但是从广播电视上都能知道遗体不是废物,是有用的东西,在对医学上是很有用处的,所以说遗体对医学研究上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我是2005年的时候,宁夏成立中华骨髓库宁夏分库的时候,我作为一个骨髓移植志愿者,就对这方面有所了解,也知道他的重要性。那么具体的时候2014年的时候,我为什么签订这个协议,主要是2014年我们在新闻上,我和我夫人看这个新闻。就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临终前她的父母把他的器官进行了移植,移植了以后当时是救了四个人,移植到四个人身上。就是说一个人的器官就能救四个人的生命,这是多么好的事情。当时我和我夫人都比较感动,我就给他提了我说咱们回头把器官给移植了,能够救人就救人。之后我到网上搜索了一下,咱们宁夏其实也在做这件事,当时我就找到了秦教授,跟秦教授进行了沟通,沟通的之后我就坚定了我要捐献一个我称为臭皮囊的遗体,让他有意义就这个想法。

  主持人:家里人就是跟你一起看个电视就同意了?就这么简单?

  李洪江:不是说同意,这个过程还是要做一些思想工作的。因为我夫人是回族,按照回族的丧葬要求是不允许火葬的,要求是土葬必须土葬。你刚才也说了现在科学发达了观念转变了,本身归真之后身体来讲就是没有的了,埋了还占一块地现在讲究文明丧葬,再一个考虑就是子女有可能在每年祭日的时候去看你,那么如果要是孙辈或者是再迟一点的话,咱们也经常处理这些事情。有坟没坟区分不大,因为人体就是承载灵魂的地方,灵魂都没有了,肉体就是没用的东西。

  主持人:与其这样还不如把他奉献出来,让他在奉献中延续是这个意思?

  李洪江:从高的方面是这个意思,还是觉得遗体捐献所产生的意义还是挺重大的。有些医学院要进行研究,因为人体结构在我来讲是很神秘的东西,他从无到有成长成为一个成熟的个体,这就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是很神秘的。有的人的器官包括人的一些组织结构也可能现在还有一些不知道的地方。我不是学医的我也看了一些书,了解一些东西,那么这方面秦教授更有发言权。

  主持人:在你办理这个遗体捐献协议的时候,觉得这个手续是简单还是复杂?

  李洪江:这个说起来也是很简单。这个就是一个登记,再一个就是作为一个社会人来讲你是属于你自己的,但是也属于你家人的,所以说签订协议首先的先决条件,就是你的家人要同意,手续是非常简单好办,没有什么复杂的。可能难就难在做家人的工作,关于做家人工作这方面这两天也有同事来咨询我问我探讨这些问题,有些就说我的父母肯定不会同意,我老婆孩子可能同意,但是父母可能不会同意。因为传统的来讲的父母先走了之后,首先在自己的坟前要有自己的子女陪伴,这种习俗传统是这样的。所以说做家人工作有点难度,家人理解支持这方面可能有点难。

  主持人:有没有你们两个人探讨过,到清明的时候有没有一个可去祭奠的地方啊?

  李洪江:这个当时我给儿子说撒到黄河里,撒到黄河里走到哪里哪里,有黄河的地方就能看到你爹了。这个立碑也好存墓地也好,占用的是咱们的资源,所以说我觉得回归大海,也是我向往的最终的归宿。

  主持人:刚才李老师说的这些就想知道一下这个遗体捐献目前现在在宁夏是一个怎样的状况?

  秦毅:刚才听了李大哥的介绍,自己也是非常受教育。从目前每年打电话来咨询认领表的有上百人,就因为刚才李大哥说的家人各种各样的顾虑,可能有的是认为父母还在年事已高,说这个事不吉利,老人也有顾虑不能同意,有些是老伴或是几个孩子,那么其中有一个孩子假如说是不同意的话,那么这个表交来以后也是无效的。现在我们要求是你有几个孩子,必须每个孩子都同意,甚至有的跟家里头闹矛盾,说你要不同意我就离家出走,我跟他说这个思想转变还有个过程,你现在身体健康不着急慢慢来。今天不行明天明年后年都可以,本着以家庭和谐为目的,只有思想通了把这个问题想开了才能真正满足你身后的遗愿,要不然他现在很勉强是同意了(是为了)不要让你再闹了。

  主持人:是不也有这种情况,我当时同意签了,过了几年思想变化又反悔了?

  秦毅:有这种情况,我们每年也经常会碰到。就是老先生十几年前就已经签了,但最后家属也没同意没通知我们,等我们知道时,可能都已经(过了)几个月,甚至一年后都已经火化了。从最早十多年前是每个遗体捐献要过来公正,作为一个法律的正式文书,但后来因为出现了种种的原因,有的是孩子家属有顾虑,有的是邻居或是亲戚朋友的风言风语,好像你把父母的遗体送到医科大学了千刀万剐,(认为是)卖了钱了总是不好听,所以就会出现没有人送过来。像这个愿望本身来讲是非常好的高尚的,但为了这些事去打官司,有时候出来的负面消息就不好了。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简化手续,只要家人同意填个表格我们都认可。最主要的一个环节就是能够在去世的时间及时的通知,我们就去上门迎接这位老先生。现在只要有这个愿望,有什么疑问的我们都会给他解答,并且帮助他家属来做这个工作,最终能使老人在生前把这块石头落地。还有就是在他去世的时候帮助他的家属来满足他的愿望。

  主持人:刚才李老师也说他是对这个知道遗体捐献是用于医学研究这方面有所了解,那秦老师你给我们具体讲讲这个医学研究,在宁夏这个范围的状况是怎样的?

  秦毅:医学研究可以说现在科学技术发展到今天依然有很多病因是不明确的,如何造成这个疾病他是如何发展的,为什么有的人用药的效果很好,有的人并不如人意,有的时间很长十多年,也有的可能就几个月就走了,那么这里头既有科学技术发展,可能还没有解答的这些问题。另外一个就是我们还有一部分遗体主要用于教学使用。按照教育部和卫生部的要求,应该四五个学生就有一具尸体来供学习使用,能够保证他到了给病人做手术之前,对一个人体有一个最基本的了解,但随着扩招我们的专业多了,每个临床招的人也多了,再一个就是影像专业对于人体解剖的知识要求更高了,但是造成最大的问题就是尸体的来源并没有随之增加,现在不但宁夏医科大学,外地有很多学校包括名校,他们也出现这种青黄不接的,就是尸体供不上教学的需要。

  主持人:你刚才说教学需要四五个人用一个,那么现在呢?

  秦毅:现在我们只能保证一些关系比较密切的像除了临床专业,还有影像、麻醉、口腔这几个专业外,其他有些小的专业像预防、护理只能在别人做过的尸体上去施教一下,而且这些临床的学生,一般可能是三十个到四十个人,一个班来用这么一具尸体,而且这个非常的有限,对学生都是事先要说好,一定要珍惜不能随便做,都是要事先在课前要预习,这个程序要怎么去做都要熟悉,然后再拿刀剪子去解剖。

  李洪江:从我的角度来讲,我觉得如果要是学生你要是从事这个岗位的话,治病救人,你如果没有接触过解剖的话,就面对一个生命和活人的时候,就下手,所以说是很可怕的事情。你没有了解的情况下就用你的理论去解剖活体恐怕很难。

  主持人:你知道了这一点然后签了这个协议,就已经预见到了这个问题的难处在哪?

  李洪江:是理论是理论。他们学校在理论上应该是没有什么任何问题,但是实践的时候就可能出现问题。如果没有实践的话,直接就上刀确实是很可怕的。

  主持人:那秦老师再给我们讲讲具体解剖实验他是怎样的?

  秦毅:一般我们在学习的时候,根据不同的专业分很多的层次,那么有六十多个学时的主要是对人体形态结构有一个基本的了解。那么如果是到了跟临床关系比较密切的,就像刚才李大哥说的这样,很多医生实际上就面临一个病人他信不信任你,特别是当病人觉得你连人的最基本结构都不清楚,你在我身上做,那不是等于拿我在做实验。所以有的遗体捐献者,听他们说也非常的感动。他说宁肯在我身上用刀错划100次1000次,也不希望他在病人身上错划一次。这就真正体现了一个遗体捐献者的思想境界和遗体的重要性。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是我关心的,不知道李老师关心不,就比如说把遗体捐献完,然后医学学生做医学研究实验之后,总还有剩下的部分吧?

  秦毅:这个实际上在捐献的时候也说了说的很清楚,签订协议之后用于研究,研究结束之后应该是交还家属。对于大部分来说可能就是无疾而终的自然死亡的。那么我们主要是在他的身上学习一般正常人体解剖结构。那么你也知道人长的是不一样的,他的形态结构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也是有差异的,还一类就是他来的时候就已经病种因为某种疾病死亡的,那么这个标本如果是特别珍贵的,与众不同的我们都把他摘取下来,装起来,别人就能看到这个疾病是长什么样的。虽然就是说可能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个疾病,但是通过这个标本可以认识学到这些知识。那么在解剖学完了以后,我们一般就召集学生,还要有一个缅怀的仪式,剩下的遗体做过的一般我们是再把它包好然后送到殡仪馆火化,再把骨灰交给家属。虽然说得这样,但是还是有些人接受不了,家属在操作过程中事先都要沟通的。那么有些就全尸取下来的都要火化。我们就给他留下了,那么作为瓶装标本我们留下,陈列室要展示的要经过家属同意的,他如果同意我们留下,不同意我们照张照片把照片素材留下。

  主持人:我看今年两会上有个人大代表是个温州的,她就提出建设一个遗体捐献的展览馆,体现这样的一个捐献文化。

  秦毅:这个想法很好。实际上很多医科大学或者医学院校都有这种标本陈列室,或者我们学校叫生命科学馆。现在我们宁夏医科大学生命科学馆,既作为一个面对我们本科生研究生来学习,(又用于)教学科研使用,我们还是银川市和宁夏一个科普教育基地。每年我们都接待五百到一千人左右的来学习参观。那么对于不同的学生,我们采取不同的教育方式,一般都是科普形式,主要通过这些让他基本的了解,人体的形态结构器官位置是怎么样的,生理情况下的病理情况下的,另一方面教育他们健康知识注意保健,平时日常的生活这些在哪些方面注意。要不然可能会造成一些什么样的疾病。有的学生就因为听了,这么一个对他的后期职业选择甚至教育都有影响。我们就遇到过好多家长,就在孩子过生日的时候把孩子领上来,说请你们的老师给讲一讲。对于这些市民或者学生我们也是非常乐意的,也都是属于无偿的,我们一般都是定期开放开放日的话他们来参观都有人接待的。

  主持人:还有个疑问刚才咱们说到的是器官和遗体,可能是两部分的捐献渠道不同吧,接收渠道也不同吧?

  秦毅:从去年开始我们红十字会正式成立了一个器官捐献的接收站。那么所有的市民如果有这方面的愿望需求的话,可以找他们红十字会。目前我们这个器官移植单位有两家,一个是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就是我们原来说的附属医院,还一个是人民医院就是区医院。那么这两家都是有一定的资质和一定的医生培训过的,以及有些专门的为器官捐献的人提供一些帮助和咨询的人。那么器官捐献之前,要对你的器官,包括你的人要做一个评估。然后再跟接受的人做个配型,只有配上的话他才能够用,更主要的是这个器官一定还有一定的功能,并且有血液循环保证它是活的,这样才能够移植。而我们的遗体捐献大多是人已经去世了,换句话说就血液已经停止流动了,那这个器官就没有用了,咱们国家确定是脑死亡之后,根据他生前遗愿或者他的监护人,家属同意才能做得器官移植,是两张不同的情况。那么遗体捐献的话,红十字会和宁夏医科大学都可以办,但是器官捐献只能是红十字会,这是从去年开始到目前为止器官捐献,这两个医院可能已经都有很多病例了。但是真正还没有一个从我们宁夏这里接收到的正式开展的这样一个情况。我想今天也是通过这样一个节目,能使更多的人对有关器官捐献和人体捐献的实验有所了解,如果有什么疑问或者有什么愿望的话,可以来跟我们红十字会,还有宁夏医科大学遗体捐献办公室联系红十字会的联系方式是0951-5047153。很遗憾我们宁夏医科大学遗体捐献办公室没有固定电话,直接就可以跟我联系1395373539,直接跟我联系就可以了。我希望更多的人认识到这个不但对我们的医学,对于病人他人的健康,以及我们医学的教育事业和科研推动都有很大的重要意义,也希望更多的人像李大哥,习他的这种奉献爱心的这种精神。

  主持人:今天感谢二位老师,我们节目就到这。刚才说了这么多我就想到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说的,死并不是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去延续。由此我也想到生命的意义,应该就在于它的延续和传承,选择无偿捐献应该就是把生命升华,也是人类最高的一个境界。好,感谢收看再见。

推荐视频

我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