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推荐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2015视听在线 -> 图片中心 -> 摄影图片
牛银侠:传承百年的南营武术杂技

  
 

牛银侠和众学员亮相。

 牛银侠在教授女子防身术。

    人物介绍

  牛银侠,46岁,现居住于青铜峡市小坝镇,是宁夏非物质文化遗产——南营武术杂技第四代传承人。3年时间里,她通过培训班将南营武术杂技发扬光大,培养了近百名学生。

  南营武术杂技起源于民国

  我是南营武术杂技第四代传承人。小时候听父亲说,南营武术杂技源于少林武术。民国时期,青铜峡市瞿靖镇朝阳村的李富仁在机缘巧合下,结识少林武僧范一曾。范一曾传授李富仁武术后,在此基础上,衍生出了南营武术杂技,南营是当时的地名。

  我的父亲牛成安自幼家贫,在未被李富仁正式收到门下前,只能躲在远处看着李富仁带领弟子习武,自己偷偷学。直到有一天,李富仁被父亲的举动感动,将其收入门下,并将自身所学悉数传授。由于父亲刻苦勤奋,最终在李富仁的六名弟子中脱颖而出,成为最具代表性的弟子。

  上世纪60年代末,父亲的武术、杂技在青铜峡已小有名气,同时他将魔术融入其中,使得南营武术杂技得到发展。改革开放初期是南营武术杂技最辉煌的时期,每逢过年、庙会、社火等,都有南营武术杂技的身影。在父亲的细心经营与不断开拓下,南营武术杂技得到了发展与丰富,其武术套路有拳类、器械类、对练类等项目,魔术、杂技项目有吃针穿线、巧解绳扣、海绵飞球、吊铁环、走钢丝、高台晃板等,南营武术的足迹不仅遍布银川、吴忠等地,还到过陕西、内蒙古、山西、甘肃等地。

  我6岁习武8岁出门演出

  虽然南营武术杂技内容丰富庞杂,但对年幼时的我来说却极具吸引力。

  6岁时,我就跟着父亲练功,那时候家里穷,也没有地方上学,练功就成了我的必修课,不论春夏秋冬,我都要从早练到晚。两年后,掌握了一些基本功,我便随着父亲及几名学徒出门演出,在甘肃、陕西、山西、内蒙古等地来回奔波。

  那时候出去演出,有地方举办物资交流会的话,会叫我们过去热场。不过去之前都会说好,是表演几个节目还是包场,包场的话一个场次是两个半小时。当时我的身体条件还算不错,拿手项目是九节鞭,每次表演时,就听到旁边有人喝彩:“这丫头身手不错,玩起九节鞭的时候,水泼不进。”虽是一句表扬话,但也说明了当时我的功底。

  父亲切磋武艺一招制敌

  其实习武之人一般不轻易切磋武艺,如果真要切磋,会提前讲好条件立好字据。刚跟父亲出去演出那几年,经常有人来和父亲切磋技艺,都被父亲委婉地挡了回去,直到有一次在陕西演出时,一个山东表演团队领头人的儿子想和父亲过过手,父亲不答应,对方便说瞧不起他,父亲无奈之下只好答应和这个团队的领头人进行切磋。

  我还清楚记得那天他们切磋时的情景。切磋开始后,领头人抢先出手,招式看似凶猛,但却被父亲识破,一招就摁在了地上。领队人的儿子看了后惊讶地问是何招数,父亲便用宁夏方言答道:“狗吃屎”,结果领队人的儿子以为是父亲故意羞辱便恼羞成怒,趁父亲将领头人从地上搀起时,从背后偷袭父亲。只见父亲一手搀着领头人,一手来了个“挖眼救子”,将领头人儿子一招制服……

  我们就这样一直流浪着,每年在家待的时间不足一个月,直到2007年,父亲回来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才渐渐回归正常生活。而我在上世纪90年代后嫁作人妇,辗转内蒙古几年后,又回到了家乡青铜峡市。

  圆梦办班,却身怀更大理想

  刚结婚时,我依旧保持每天练功的好习惯,丈夫看到后不理解,一个女人为何总要舞弄拳脚,但是经过我的言传身教,丈夫渐渐发现,南营武术杂技是一门应该传承下去的好技艺。随后,我丈夫在短短3年内,练就了一米外长鞭劈纸的绝技。

  慢慢地,我脑海里有个念头跳出来,为什么不能将南营武术杂技通过办培训班的形式传承下去呢?可因为资金、人力等问题,这件事搁置下来。直到2013年,在丈夫支持下,我在青铜峡市小坝镇商业街附近办了个培训班。最初,学员只有几个,有的父母把孩子送来没几天,看到孩子练功受伤,便又将孩子带了回去。就这样,3年来,不断有新人来,也不断有人离开。

  3年来,我们一家人带出了近百名学员,一些学员在自治区青少年比赛中获得了优异的成绩,在吴忠市和青铜峡市的各项比赛中也荣获了二十多个奖项。2016年6月,自治区非遗保护中心为我们颁发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南营武术)传承保护基地的牌匾,对南营武术杂技今后的发展给予了肯定。而我儿子舒盺也成为青铜峡市四中、三小、汉坝小学等校的武术指导教练,让南营武术从小扎根学生心中,为他们强健体魄。

  我有一个绝技,在地面上将3个水瓶摆成一个直角,然后在水瓶的上方放置一把椅子,一个瓶子对应一个角,剩下一个角悬空,而我可以站在椅子上表演叼花等各种杂技。而这个项目如果练好的话,可以在全国获奖,可惜我现在年龄大了,已经做不了了。所以,我特别希望将这些遗产能够传承给后人,但却受限于场地过小、资金紧张。如果以后可以的话,我希望办一所武术学校,让更多孩子能够感受到南营武术杂技的魅力,将它发扬传承下去。 (宋晓意 文/图

分享到:
  来源: 新消息报
同心新华村:奔小康的路上不能让一个困难户掉队_20161010121428.JPG
【网络媒体“走转改”】同心新华村:奔...
同心县:民族团结之花盛放80载_20161010121418.JPG
【网络媒体“走转改”】同心县:民族团...
彭阳“南菇北种”创造产业致富新模式_20161010121324.JPG
【网络媒体“走转改”】彭阳“南菇北种...
彭阳县做好生态文章实现山变绿、水变清、人变富_20161010121351.JPG
【网络媒体“走转改”】彭阳县做好生态...
乔德雄老人:红军的故事我要一直讲下去_20161010121404.JPG
【网络媒体“走转改”】乔德雄老人:红...